新闻中心
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这些年, 我和金盛的故事

马  俊

 

今年是我们党建党 100 周年。

今年是金盛创立 28 周年。

 

 

我和金盛集团的创始人王华主席相识 30 多年,我入职金盛 20 多年,从 20 岁到 60 岁,人生最宝贵的 40 年,前 20 年奉献给了党的新闻事业,后20年奉献给了企业。也许说奉献不够恰当,因为无论是在电视台还是在企业,我更多的感受是组织对我的培养,老板给我的信任, 给我事业发展的平台,对我家庭的关心和帮助。

当然,我也是金盛事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本土走向他乡、走向世界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A long long ago)

在南京有一座创立于1957年的百货大楼,上个 世纪 80 年代,它与新百、中央、太平一样是南京市最早的大型综合商场之一,新街口、湖南路曾经是闻名全国的繁华商圈,承载了像我们这样年龄的人的无数回忆。

 

 

那个时候在一个国营的百货大楼担任营业员是一  份很不错的职业(典型代表张秉贵、陶佩芬), 于是, 一个 1976 年参军,在军舰上待了 13 年的人,转业来到南京,被安置在了山西路百货大楼担任营业员。一个跟雷达打了十几年交道的军人,站在了五光十色的布匹柜台。

这是我最早认识的卖布的王华。

 

 

 

那个时候没有微信、支付宝。售货员开好了小票, 把现金和小票用夹子一夹,从头顶上像射线一样分布于各个柜台的钢丝线上向收款柜台 “嗖”一声发射,只听那头“噹”到了,零钱购物凭证再“嗖”一声,回来了。

卖布有三项基本功,量布、裁剪、翻布。顾客选  好了料子,营业员把布打开,小尺子三翻两翻,粉笔   记号一划,大剪刀“喇”一声,一条直线,既快又准。还有就是每月盘点,大捆小捆的布在柜台上“咣咣咣咣” 翻的山响,速度之快,动作之流畅,很是让人敬佩。

 

 

90 年代是中国第一代企业家春心萌动的时代, 这一时期在南京先后诞生了苏宁、雨润、三胞、盛银 达即金盛集团的前身几个在南京民营企业发展史上具 有重大影响的企业。

 

 

1993年,丰富路原南京手帕厂门面房中一个叫盛银达建材五金的门市是金盛的“一大会址”。

那个时候,南京市的一些落后产能企业都在尝试 利用破墙开店的形式增加收入,门面房成为盈利能力 非常强的商业载体,于是王华开着他那辆苏A-A0058 的大宇轿车,满南京的寻找资源。有一天他对我说: 马记者,我开着车绕一圈,看到的遍地都是黄金。我能理解他说的是商机和一种商业模式。实践也验证了 他的说法,后来的金盛装饰城正是这一门面房商业模 式的集合。

这是我认识的创业者王华。

这个时期,他除了教给我捕捉商业机会的能力,  还教给我另外一项技能--麻将,在我位于青云巷的  “小别墅”里,经常打的是三个人的麻将,王华,我,我夫人。算起来也是 4 个人,我夫人左手抱着女儿,右手摸着牌。

受浦东开发开放的影响,彼时,南京市正规划河 西地区的开发建设。于是,那个有着建材经营和门面 房运作背景的创业者,把目光投向了河西,在一块离 大屠杀纪念馆不远的地方,租赁了村集体的土地,填 了两个鱼塘,建起了金盛装饰城, 95 年 11 月18号开业,初期只做建材,没有家具。关于金盛的转型,另一位分享者卢总会跟大家讲述。

 

 

由于顺应了河西地区的开发建设,一时间车水马 龙,且不说商户赚得盆满钵满,连拉货的马自达、小货车司机都跟着发了大财,市场覆盖延伸到了邻省部分地区。

这个时期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三件事儿。

一是我们一起向社会征集金盛 logo;这是我们 从上百件应征作品中确定的最早的金盛集团 logo。

 

二是一位保安的传奇入职经历,有一天晚上,王华同志在我家打完麻将将开着他那辆新买的公爵王回装饰城, 半道没油了,巧遇路边到南京找活的一个农民工,帮忙把车推到了加油站,可一摸口袋没钱了,还是这位农民工兄弟帮忙垫了油钱,老板给他的回报是明天到装饰城上班,听说这位保安后来干的也不错。

 

 

三是老板的第一任驾驶员汤九红, 95年入职, 97年突发胃穿孔非常危急,是老板亲自送他到省中 医院做手术,支付了在当时很可观的医药费,九红的夫人 97年入职金盛,都是二十几年的老人了,他们的儿子前几天刚刚参加完考研。

这是我认识的老板王华。

1997 年,金盛集团正式成立,购买了自己的写字楼,先是在牌楼巷,后来是金鹰。

 

 

这一时期是企业的创业时期,秉承的是“团结、 敬业、勤俭、务实”的企业文化。

 

 

从 1997~2007 的十年,是集团高速发展的十年, 秉承“与时俱进,开拓进取”的企业文化,集团版图 迅速扩大,资产规模迅速积累,产业结构不断优化,同时开始涉足建设、地产等行业。

1998 年龙江百货开业,金盛在河西南北呼应,对地方经济拉动巨大,被学界称为“金盛现象”;

 

2000 年金盛的第 1 个地产项目曲水文华建成;

 

 

2001 年金盛与上海铁路局合作的上海第一个项 目金盛好来福盛大开业,李仁、宋祖英、秦怡、周涛 等名流出席,令人记忆犹新;

 

 

2003年金盛收购南装,用300万撬动了一个几千万的项目,现在是几十亿的估值。2004 年桥北店开业,其现代化的内外设计震撼了业界;

2005年, 2006年,集团先先后收购了一建、安装、友谊、市百和扬州宝林家具港,其并购力度之强,在南京民营企业中绝无仅有。

这个时期,有两件事儿值得说一下。

一是我们的曲水文华项目和桥北项目都得到了建 行的贷款支持,并且规模不小,这得益于我和老板跟 建行领导的情谊与相处。为什么要说这个事儿?这也 是老板经常说的,人不要忘了帮助过自己的人,特别是那些在你困难的时候、关键的时候给予过你帮助的 人,谓之雪中送炭,弥足珍贵。

当然这也让企业体会到了金融与实业、杠杆与发 展的关系,这个话题眼下也正是中国金融界、企业界 最让人五味杂陈的话题了。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 2007年初的“2.26”事件,原本是一件返城建筑工人为满足私利在南京,到北京 “闹访”, 被警方带回训诫的事,由于后期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偏差演变成了对企业发展和社会评价产生重大影响的负面事件,值得反思。同时它也是中国经济转型,国企改制与民企文化融合过程中发生的特定事件,有它的历史根源。也教育我们,无论是做企业还是做项目,必须把握的一些尺度,必须坚守的一些底线。这也催生了我们后期的企业文化“海纳百川,科学发展”。

 

 

2008~2018 年是企业跨越发展的十年,用王华 董事长的话说,这是金盛的资产运营加资本运营的阶 段。

2007 年,美国著名著名资本机构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投资金盛建材家居,搭建了红筹构架,投资 6,300 万美元,在国内扩展建材家居业务,准备于香港上市。

 

 

拟上市公司的办公室设在上海南京西路 1266 号 的恒隆广场 2 期顶楼,那个写字楼的电梯从 1 楼到 48 楼大概只需要十几二十秒,相当于我们有些物业电梯 1 楼到 2 楼的时间。

从中介机构的选聘,保荐人选聘,让我见识了世 界一流会计师、评估师、律师和投行机构的风采(说 得通俗一点叫牛逼)。当然更多的是体会到什么叫资 本,资本的血腥属性,资本的力量,投行的牛皮和忽悠,故事与包装。

当然,也学到了很多关于 IPO 的专业知识,在印 刷商那里的三天三夜,如同一次重大战役的联合指挥 现场。投资人,保荐人,中介机构,联交所,各方协调, A1 表(上市申请) 递交、聆讯,距离挂牌只有 一步之遥,最终未能挂牌的原因是,上市科认为以物业租赁为主业的金盛, 其收入和利润最高的核心门店(江东门)未取得土地使用权,在取得土地使用权后 再行聆讯。这也是后来江东门土地摘牌故事的基础。

借着资本的加持,集团先后开拓了武汉、银川、内蒙、北京市场,新开了六合、迈皋桥、建宁路店。同时在澳洲、韩国、越南、圣基茨与尼维斯有了机构,引进了乐图室内运动项目。其多元化、国际化的格局初步形成。当然,这也是这个阶段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大致路线。

这是我认识的企业家王华。

这个时期也有三件事值得一说。

 

 

一是 2010 年,老板送我到长江商学院学习,作为全球顶级的商学院之一,大家知道它的学费是不便 宜的,当然它传播的知识更是无价,这是一个汇集政 商及社会精英的平台,其人脉资源也为后来收购裕田 中国提供了帮助。我不是唯一老板选送参加社会学习 的人,还有姜建峰,王昱璨等同志。

二是 2012 年收购山百,我们笑称老板有山百情结,但冥冥之中也是这座比老板年龄还大两岁的百货 大楼命中的归宿。

 

 

三是 2014年收购香港主板上市公司裕田中国 (HK 00313) ,我是第一任董事局主席。我们的办公 室设在中环,先是在美银中心,后来又搬到了工银大 厦, 于是我们又有了和工银国际,建银国际,海通国际,华融国际的合作。在香港,我教香港办公室的同事和中介机构的香港朋友唱国歌、打掼蛋。

 

 

 

客观的说,上市公司旗下的长沙、秦皇岛、长春、 怀来 4 个项目,两个面积超千亩,建设规模几十上百  万,运作的好,效益应该是不错的。只可惜在时间上与一个美好的时代失之交臂。特别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的平台未能发挥好作用,甚是可惜。

2018 年 9 月到今天是企业的艰难时刻,也是我们国家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国内多重挑战,经济转型阵痛期叠加的时期。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 可谓哀鸿遍野,举步艰难。

 

 

这三年我们秉承“坚定信念,攻坚克难,守住江山,赢得未来”的理念,守住了基本盘,解决了一系 列错综复杂的遗留问题,特别是高达三个多亿的职工理财款全部兑现,这体现了老板对干部员工的高度责任,而恒大、苏宁等诸多企业的很多职工还在经历着理财款无法兑现的煎熬。

 

 

2019年11月,在我年迈的父母和孝顺的女儿的 强烈要求下,我举办了一个 60 岁生日 party,我谢绝了几乎所有来宾的礼金,因为我觉得自己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淡出公众视线,不想再欠别人情了。我之所以用“几乎”这两个字,是因为我还是收了老板和陈卫主席两个人的红包。

我理解, 2019年也是老板60周岁生日,由于处于债务爆发的初期,各方因素导致没能组织个隆重庆 典,就借着我的生日宴会同喜同庆了,那天的老板很 开心;陈卫跟我说,作为总裁的红包你可以不收,作 为外甥的红包你一定要收,我被这种发自内心的认同 所感化,于是就笑纳了。

今天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我们将迎来崭新的 2022 年。我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 27 号的下午,老板给我发语音,让我思考年会的主题和口号,实际上在谋划年会时,董事局就提出了跟国家策略“稳字当头,稳中求进”相呼应的“稳经营、稳人心、稳局  势”的基本思路,危机爆发三年多了,我们欣慰的看到企业还活着,我们也找到了化解债务危机的方法和路径,这来源于老板和董事局的坚强领导,来源于全体干部职工的拼搏与坚守。老板最常说的一句话,不要一遇到事儿就躲到桌子底下, 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做的是为老百姓过好日子, 为社会做贡献的事儿,问心无愧。从老板的话中我看到的是一个军人的坚毅、果敢和永不言败的精神,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以这种大无畏的精神,以更加坚定的斗志,更加努力的拼搏,更有智慧的去面对2022年更加严峻的挑战,更加复杂的环境, 稳住基本盘, 赢得重生的机会。

 

 

30 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与老板真诚相处 30 年,与同事共同战斗 20 载。副总裁、上市公司主席、集团副主席、党委书记,一份份重任,体现了老板和董事局的无限信任。送我读书,每平米16000购买阅景龙江国际公寓的房子(董事局常委待遇), 关心家人的日常生活……点点滴滴,让我扪心自问:老板和企业给了我这么多,我为企业做的足够多、足够好吗?每个受恩于老板的干部员工都尽了自己的责任和努力吗?那些吃着企业饭,埋怨着老板、数落着企业的不好的人,你的字典里就没有 “感恩”两个字吗?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愿意以自己的余热,

在企业最艰难的时期去承载一份重量。当然,当企业 或者我自己觉得我的能力、精力不能适应或胜任这份 工作时,我也会“轻轻的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 彩”,但心中充满的永远是真诚的感谢。

借此机会向亲爱的老板,向共同战斗的各位同事, 特别是专项工作组的各位同事表示衷心的感谢!(鞠 躬)

祝我们的企业早日走出困境,赢得光明,祝大家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新年快乐!

返回

手机站

手机二维码

关注我们

© 2012-2022 金盛置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苏ICP备06011060号-1  金盛集团官网 www.jeshing.com